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广告 1000x90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鬼故事 > 正文

闭于不怕鬼的故事50字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时间:2019-03-12

  一天深夜,一个老实的庄稼人在从县城回村子的路上,正好路过一片坟地,这里的气候也出奇的怪,坟地外面的天是星月辉映,很晴朗,但一走进坟地,天马上就阴沉下来,并不时地有带着嗖嗖声的冷风吹在身上。庄稼汉有一种恐惧感,但想想自己从没做过亏心事,活得坦荡无邪,也就不再怕了。但正当他以为鬼不会纠缠他的时候,瞬间觉得一股凉气贴覆在他的后背上,一个怪异的声音对他说:“我是鬼,我病了,请你背着我走一段”,庄稼人想,原来是个病鬼,那就积点阴德,背他一段吧。他就背着这个病鬼向前快步走去。鬼又说:“我很穷,你要给我的坟送些纸钱。”庄稼人说:“行”。鬼继续说:“我还想娶个媳妇”。庄稼人这时发现这原来不仅是个病鬼,还是个贪婪鬼。庄稼人说:“你还想要什么?”鬼说:“我还想让你这样的好人永远陪着我”。这话让庄稼人出了一身冷汗,他不敢再问话了,只是更快步地向前走。鬼还是不断地提新的要求,甚至提出要喝庄稼人的血。庄稼人有些愤怒了。见庄稼人不说话,鬼又问:“你不怕我吗?”庄稼人说:“我为什么要怕你?”并把鬼背的更紧。最后,鬼说:“好了,你自己走吧,放我下来!”庄稼人想,我若放你下来,你以后还会伤害其他的人,于是把手勒的更紧,而且跑了起来。鬼开始求饶了:“你放了我吧,放了我!”但庄稼人始终没松手,一直跑到村里头,这时他觉得背上的鬼越来越轻,这才回头看了一眼,竟发现自己只背了一间破烂了的冥衣。从此,庄稼人再也没有在村外的坟地遇到过鬼。

  南阳宋定伯年轻的时候,夜里行走遇见了鬼。宋定伯问他是谁,鬼说:“我是鬼。”鬼问道:“你又是谁?”宋定伯欺骗他,说:“我也是鬼。”鬼问道:“你想到什么地方去?”宋定伯回答说:“我想到宛县的集市上去。”鬼说:“我也想到宛县的集市上去。”于是一起前往。

  (古文:南阳宋定伯年少时,夜行逢鬼。问之,鬼言:“我是鬼。”鬼问:“汝复谁?”定伯诳之,言:“我亦鬼。”鬼问:“欲至何所?”答曰:“欲至宛市。”鬼言:“我亦欲至宛市。”遂行。 )

  走了几里路,鬼说:“步行太缓慢,两人可以交替的背着,怎么样?”宋定伯说:“很好。”鬼就先背宋定伯走了几里路。鬼说:“您太重了,也许不是鬼吧?”宋定伯说:“我是新鬼,所以身体重了。”宋定伯于是又背鬼,鬼一点重量都没有。他们像这样两次三次轮着背。宋定伯又说:“我是新鬼,不知道鬼害怕什么?”鬼回答说:“只是不喜欢人的唾沫。”于是一起走。在路上遇到了河水,宋定伯让鬼先渡过去,听听,完全没有声音。宋定伯自己渡过去,水哗啦啦地发出声响。鬼又说:“为什么有声音?”宋定伯说:“我是刚刚死变鬼,不熟悉鬼渡水的缘故罢了,不要对我感到奇怪。”

  (古文:数里,鬼言:“步行太迟,可共递相担,何如?”定伯曰:“大善。”鬼便先担定伯数里。鬼言:“卿太重,将非鬼也?”定伯言:“我新鬼,故身重耳。”定伯因复担鬼,鬼略无重。如是再三。定伯复言:“我新鬼,不知有何所畏忌?”鬼答言:“惟不喜人唾。”于是共行。道遇水,定伯令鬼先渡,听之,了然无声音。定伯自渡,漕漼作声。鬼复言:“何以有声?”定伯曰:“新死,不习渡水故耳,勿怪吾也。” )

  快要走到宛县的集市了,宋定伯就把鬼背在肩上,迅速捉住他。鬼大声呼叫,声音“咋咋”的样子,要求放开让他下来,宋定伯不再听从他。宋定伯一直到宛县的集市上才将鬼放下在地上,鬼变成了一只羊,宋定伯就把它卖掉。宋定伯担心它有变化,朝鬼身上吐唾沫。卖掉得到一千五百文钱,于是离开了宛县的集市。

  (古文:行欲至宛市,定伯便担鬼著肩上,急执之。鬼大呼,声咋咋然,索下,不复听之。径至宛市中下著地,化为一羊,便卖之恐其变化,唾之。得钱千五百,乃去。 )

  西门豹是公元前五世纪人,因为很有才能,被国王派往邺地作县令。西门豹 一上任,就召见了当地一些名声好的老人,问他们老百姓对什么事情最感到痛苦 。老人们告诉他,最苦的就是每年给河神娶媳妇了,为了这个缘故,整个邺地都闹得很穷。

  原来,邺地挨着黄河,当地民间有个传说,黄河里住着河神。如果不给河神娶媳妇,黄河就会发大水,淹死全城的百姓,所以很久以来,官府和巫婆们都很热心地操办这件事,并借此征收额外的捐税,以便他们私分。

  老人们告诉西门豹,每年到了一定时候,就有一个老巫婆出来巡查,见到穷 苦人家的女孩子模样长得漂亮一些的就说:“这个应该给河神做夫人”,然后由官府出面,强行把女孩子带走,要她单独居住,给她缝制崭新的衣服,给她吃好食品,十多天后,河神娶媳妇的日子到了,众人就把女孩子打扮起来,把一张席子当作床,叫她坐在上面,然后抬着席子放在河里。起初女孩还浮在水面上,渐渐地席子跟人就沉到水底去了。巫婆们便举行仪式,表示河神已经娶到了满意的媳妇。 西门豹听后并没有说什么,老人们也没有对这位新来的县令抱多大的希望。

  又到了给河神娶亲的日子了。西门豹得到消息后,带了士兵,早早就到河边等候。没多久,城里有权势的富人们、官府里的衙役及被选中的女孩都到了,随同的老巫婆看样子有七十多岁。

  西门豹说:“把河神的老婆带过来,看看她漂亮不漂亮。”有人把女孩带过来,站在西门豹面前。西门豹看了一眼,就回头对众人说:“这个女孩不漂亮, 够不上做河神的老婆。可是河神今天一定等着迎亲,就请大婆走一趟,到河里通 知河神,等到另外找一个漂亮的女子,过一天再来。”说着,还没等众人明白是怎么回事,就命令士兵抬起大巫婆,抛进河里去了。 隔了一会儿,西门豹说:“巫婆怎么走了这么长时间还没有回话,叫个徒弟去催催她。”于是又命令士兵把巫婆的一个徒弟扔进河里,这样前前后后,扔了三个徒弟到河里。

  河边站着的富人们、官府里的人和围观的人都惊呆了,再看西门豹,却是毕躬毕敬,一幅虔诚的样子,象是专心等待河神的回话。又过了一会儿,西门豹说 :“看来河神太好客了,留住了这些使者不让回来,还是再去一个人去催催吧。 ”说完,他向那些操办这件事的地方富绅和官吏看去,这些人从惊吓中回到神来 ,全都跪在地上求饶,生怕西门豹把自己也扔下河去见河神。

  西门豹提高声音对在场的所有人说:“河神娶媳妇本是骗人的把戏,如果以 后谁再操办这件事,就先把谁扔到河里去见河神。” 从此,邺地河神娶媳妇的闹剧就绝迹了,西门豹运用自己的能力,把这里治理得也非常好。

  村头有个周奶奶,虽然孩子们都及不喜欢这样称呼,但出于礼貌,见了她仍喊她一声周奶奶.

  周奶奶是经历过的人,她曾上过学,可只有几年,每当她见到孩子们,总喜欢说:好好学习,我当年可考过全县第二,我班当年考第一,第三的同学如今都已当大官了,而我由于家贫没有能继续上学,上学真好.听着她发自内心的诉说,孩子们似乎心有所动,周奶奶看此情况,心里很是安慰.一旦周奶奶走开,孩子们又继续疯玩,把她的话抛掷脑后.

  周奶奶很迷信,总喜欢弄一些灵符,还时不时的做一些供果供奉给庙里的各路神仙.在我家乡的邻村里,每年农历四月十八都要组织一次盛大的庙会,往往都有四五天.节日里,喜气洋洋.整座山头灯火通明,山上青松翠柏,百年古树,庙堂里的佛像活灵活现,粉妆一新,游人们都手拿着香去烧香拜佛.周奶奶对这样的场景更是热衷,一大早起床,匆匆把家里整理一下,背个小布袋就出发了.这个庙会远在她住村子八里之外呢!况且周奶奶已快七十岁了.她顾不得路途的遥远,顾不得身体的劳累,仍然在奔赴之中,山上有十多个庙宇呢?她总要一间一间打扫得干干净净,尤其正殿里有个千手观音庙,她更是给予特别的照顾,她说:观音菩萨会保佑你们大家的.有一次,她硬拉着我的去一个什么庙烧拜,她说那样会保佑我仕途顺利的.完了还不忘嘱咐一句,山中还有供奉毛主席的,他是新封的神,这里的管理人员还给他塑了金身.临走又转身说:一定要去.看着她,我不知说什么好.也许她把自己当作神了.是神命她来救济众生.

  2003年,一时兴起非典,一例又一例的病患闹得人心惶惶,人们再也没心思去干别的,每天关注着电视,担心又一例的病患出现.周奶奶对此更是忙得停歇不得.她急着挨家挨户地通知买药喷药,叮嘱吃穿住行要注意卫生,还给村里每户人家发了一道符,说是去灾去瘟的......后来,非典逐渐消失了,她却生病了.很奇怪,她生病了,但她不去买药,也不去打针,病一天比一天严重,儿女们实在看不下去了,只好带她去医院.病好了,她却认为是神保佑的.通常谁家有婚事,她要特别庆祝一番,谁家有白事,她也要去特别缅怀一番.人们对她的行为总是很奇怪,但时间久了,人们也就习以为常了,那些细节自然就淡忘了.

  平常,我很少呆在家里,今年国庆回家见到了她,她比以往老了,人也憔悴了,衣衫破破烂烂,看到我,她很高兴,让我一定要去她家.我以为她不再迷信了,可村人说她更迷信了,孩子们都不愿听她说话.我一时很悲哀,心里有点凄凉,是为她,也为很多像她一样的人.在我们国家日渐文明的今天,像她那样的人又何时能文明起来.

本文链接:http://enbiz.net/guigushi/446.html

相关推荐:

网友评论:

栏目分类

现金彩票 联系QQ:24498872301 邮箱:24498872301@qq.com

Copyright © 2002-2011 DEDECMS.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