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广告 1000x90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鬼故事 > 正文

鬼故事 短的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时间:2019-03-12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展开全部一对夫妇平时总吵架,一次两人又吵起来,丈夫一怒之下杀害了妻子,然后把她的尸体埋在了后院里。

  过了几天,男的觉得很奇怪,为什么这几天孩子都没有见到妈妈却一点也不问自己呢?

  一天当他爬到四楼,男人忽然看见楼梯拐角处的那一小块地方有个长发及腰的女人在跳绳。男人感到奇怪,大热的天,怎么会有人在楼梯上跳绳?于是他走近,想问那女人为何在此跳绳。

  女人微微侧过来,露出半边脸庞,皮肤白皙透亮,眼睛清澈美丽,男人不禁被迷住了。只是女人每跳一下嘴里都数:“98,98,98……”男人更感觉奇怪了,怎么跳绳只数一个数呀?

  男人不知不觉越走越近,直到靠在女人身边。女人突然停止跳绳,转过脸来瞪着男人。男人尖叫起来,原来女人的另半边脸上没有皮肤,只有血淋淋的肌肉组织。女人露出阴险的微笑,把惊叫着的男人一把推下楼去,男人立即摔死在楼下,碎裂的尸体竟然像水一样蒸发了。

  胡哥住的是套房,他家住在六楼。他告诉我,那时候他才高一,他那时候开始有去学校晚自习的习惯,他晚上每次经过三楼的时候总觉得有人看着他,甚至有的时候感觉后脑冰凉,就像有一个极冰的手在抚摸他。他当时就当是错觉,就这么过了一年。

  高二的时候胡哥带他的女朋友回家玩,末了他送女朋友回家的时候经过三楼,他女朋友突然抱住他说害怕,胡哥笑着说怎么了,女朋友说我好怕那灯笼(新年挂的大红灯笼),说好诡异。胡哥笑着说有什么好怕的,自己也向那里一望,结果也呆了,他怕的不是那灯笼而是灯笼后面那张墙上的脸!一张好似陶瓷做的脸,在动!在笑!他女朋友感觉到胡哥在颤抖,就笑骂道:“你还说我呢!你自己呢?”胡哥说,你有没注意到墙上那张脸?她女朋友说:“你又吓我,我才不看呢!”

  高三的时候胡哥那楼拆了,拆的时候发现那三楼墙壁里有具骷髅,后来查出来好像是一个民工在打架的时候被打死了,闹事者就把他的尸体“藏”在了墙壁里。这件事情被发现后,原来住在这楼的人们才一起表示,经过三楼的时候确实都很莫名其妙地害怕甚至有被人摸的感觉。

  我做了饭,有你最爱喝的紫菜蛋花汤,我歪了头看着你,你睡得那么甜。你不吃么?那一会儿我来喂你,就像你以前生病时那样。好么?

  年三十,我们抱在一起,钟声敲响的时候你在给谁打电话?我知道,那边一定有个深沉的男声。我假装睡沉了。不敢听见。

  所以我只好说分手,我看得出你也有些不舍得,但是等到你同意了,我却后悔了。

  后来我在厨房的时候,听见你温柔地跟别人打电话,我的心里一痛。犹豫了一下,还是把放在了你的杯子里。一点点。

  你说你累了,我说那么我们一起睡觉,你点头。我脱光了自己和你的衣服,紧紧搂着你。小腹传来你的体温。

  你睡着了,我看着你,你的睫毛稍有点往上翘。嘴巴微微地张开。我把舌头伸进去。觉得好快乐。

  然后我拿来了丝巾,浅褐色的那条,我给你买的。我把它绕在你的脖子上。再把自己的身体压到你的身上。

  你已经睡了一个多星期了,我天天都守着你。帮你赶去苍蝇,晚上抱着你睡去。昨天晚上,我慢慢地抚摩你,吻你的身体,每个地方。可你却一动不动。

  今天我出去买菜的时候,对面的人问我是不是在做咸肉,说他们家都闻到了好闻的咸肉味道。我呵呵地笑。

  来,我喂你喝汤了,你的眼睛为什么流出了黄色的水?我把舌头伸进你的嘴里,你咧开嘴笑了。

  我住在这幢楼已经有十多年了,这幢楼是用我们厂生产的优质水泥建造的,再加上其抗震结构,设计上可以抵御6、7级的地震。我们这幢楼,每一层有三户人家,其门分别对应着东、西和北,而我的家住在中间,也就是大门冲北开的那间。这幢楼的楼梯也是很平常的那种,每一层之间是由两段对折的楼梯所组成的,从我家到一楼总共有六段楼梯。

  我在这幢楼上住了十几年,除了出去上学、出差等共四五年外,其他的时间都住在家里,每天上下楼至少四次,可以说对这楼梯已是极为熟悉,以至闭着眼睛也可以很轻松地上下楼。

  那天晚上,一个朋友约我去他家打游戏机,所以我晚上8:00出了门。请记住这个时间。

  那天晚上是阴天,所以天色很黑,平常在天气很好的时候,晚上8:00还是挺亮的。

  走下两层后,我发现下面很黑,因为一楼的路灯安装得很低,个子高一点的人一伸手就可以摸到,所以有些没有公德心的人常常会把灯泡拧下来,拿回自己家用,以致一楼经常是黑的。

  不过惊讶只是一闪而过。我上面已经说过,我对这楼梯实在是太熟悉了,而有时候人对自己非常熟悉的东西,往往会变得意识模糊,不信的话,你把你的名字一口气写上几十遍,到后来你自己都会怀疑是不是写了错字。

  这时候,我还是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只是低骂了一句:“真是见鬼了!”又继续向下走。

  这是不可能的,我很清楚我住了十几年的这幢楼,这幢楼最高只有五层,也没有地下室,就算从最高的五层向下走,也不过只有八段楼梯。可是现在,我已经下了十几层了,还看不见出口。这不能不说是极为怪异的一件事,虽然我并不是很胆小的人,可是我却真的感到有点害怕了。

  本来我是一点也不害怕的,就算整幢楼都是漆黑一片,我也不会害怕,对一幢如此熟悉的楼,有什么理由害怕呢?

  可是现在不同,这已不是我所熟悉的地方了,整个事件都充满了神秘恐怖的色彩。

  在开始我也说过,我们这幢楼每一层有三户人家,因为都一样,所以在昏暗的环境下,我没有想过要仔细看一看。

  每个门上边,都有一个标牌,标注着这家的编号,我家的编号是“402”,楼上人家的编号是“502”,楼下的房间依次是“302”“202”“102”,所以只要看清标牌,就可以知道自己是在第几层。

  因为太黑的关系,尽管标牌不是很小,但仍然难以看清,我费了好大的劲,终于看见了-14-2!!!

  我的头皮发麻,张口欲叫,就在这时候,我的眼前一黑,接着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我掏出钥匙,开了门进去,然后开了灯,从冰箱里取出一听可乐一饮而尽,这才走进自己的房间。

  刚一进去,电话就响了起来。我随手抓起了话筒,电话是那个朋友打来的,他说他在家等我四个小时,也未见我过去,问我为什么失约。

  远处传来“咣当”一声,一定是谁在往上搬自行车时不小心撞到了东西,现在在楼梯拐角上经常会被人堆放很多东西,所以往上搬东西很不方便——楼梯?我惊得跳了起来!

  我清楚地记着所发生的事情,一直到我看清标牌后忽然的昏迷,接着就是发现自己站在自家的门前,我抓起手表看了一下,12:30。

  我8:00出门,而现在已经12:30,可我发誓在那黑暗的楼梯里,我待了不到十分钟,那么剩下的四个多小时,我在哪里?

  整整一个晚上,我都没有睡着,就一直睁着眼睛看着天花板,虽然我也曾想过再去楼梯里检查一下,可是我实在没有这个勇气。

  在天快亮的时候,我不知不觉地睡着了,但是很快,各种嘈杂声就把我给弄醒了。我看了表,是上班的时间了。

  接下来的时间里,一切都恢复了正常。上班,下班,我每天又是至少四次上下这个楼梯,我对楼梯的恐惧,慢慢地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那是在半年后的一个晚上,一帮朋友搞聚会。我在8:00出的门,因为心情很好,所以我几步一跨地向下跑,但是,当我连下三层,又遇到了那种熟悉的昏暗的时候,我的心“咯噔”一下,脚步立即慢了下来。

  从一楼以下,是一种奇怪的昏暗,一切仿佛都不是真实的,我每下一层都要仔细看一看门牌。

  我顺着楼梯往下看,什么也看不清,但影影绰绰,楼梯似乎仍在盘旋而下,仿佛没有一个终点。

  我又继续往下走,“-15”“-16”“-17”,到了第十七层,我不由得停住了。

  楼梯依然没有结束,而我停住的理由很可笑,因为我想到了一句老话:“十八层地狱”!

  我犹豫了好一会儿,才决定继续向下走,促使我下这个决心的原因之一,是因为那三扇门里,都是死气沉沉的,没有灯光,没有声音,什么也没有,我实在不敢多待一会儿,相反,在楼梯上反倒觉得安全一点。

  “-18”层并没有什么怪异,我不由得松了一口气,可是,这个楼梯到底通往何处?

  我又继续向下去,再走了几层,我的勇气一点一点消失,因为那楼梯依旧盘旋而下,依旧没有结束。

  我仅存的一点勇气完全消失了,我撒腿就跑,拼命往上跑,直到气喘吁吁才停下来。

  然而就在同时,我隐隐约约地看见屋内有一个黑影闪过,接着门内发出轻微的“喀哒”声,似乎门内有什么东西正在开门,想要打开门出来。

  我大叫一声,再也不敢停留,拼命往上跑,可我实在太惊慌了,脚在台阶上一绊,摔了一跤,然后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我又是被邻居下中班的声音惊醒,依旧发现自己站在自家门口,依旧是头脑中一片空白。

  我打开门进去,电话铃正急促地响着,抓起电话,是那帮聚会的朋友打来的,质问我为什么失约,并说在这四个小时里不断给我打电话,都没有人接听。

  可是,谁的门上会长满青苔?除非那扇门一直没有打开过,或者门内从来没有住过人。

  如果说,第一次我认为是幻觉,但是这次我可以确定那不是幻觉,因为幻觉不会让我的手上粘满青苔。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我到图书馆翻看各种书籍,想找出类似的记载,但结果什么也没有找到。

  我化名给一些报刊或者知名的科学人士写信询问,但全部如同石沉大海,没有回音。

  有一天,我问他:“如果有一天,你从家里出来,却发现楼梯永远没有尽头,你一层一层下去,却总也找不到出口,你会怎么想?”

  我无时无地地不想起它,我总在想,那究竟是怎么回事?那些长满了青苔的门后究竟会有什么?那条不断盘旋而下的楼梯究竟通向哪里?那如同从地狱中传来的惨叫究竟是怎么回事?

  我曾经做过很多设想,比如那真是一条通向地狱的楼梯,楼梯的终点就是地狱的入口;或者那是神秘的四度空间,因为时空的错位,造成楼梯的延续无限;再或者就是我的思想出了问题。

  我开始诅咒这条地狱般的楼梯,因为它搅乱了我的生活,甚至连做梦我都会站在那条地狱般的楼梯上。

  从上两次的情况看,都发生在晚上8:00至12:30之间,所以我每天都在8:00出门一次,但每次都是失望,我再也没有遇到那楼梯,那条地狱般的楼梯。

  无论如何,我会一直沿着楼梯走下去,哪怕它的终点真的是地狱,我一定要敲开那满是青苔的门,哪怕门内住的真的是恶魔。

  还是那条熟悉的楼梯,但是,当我走到一楼的时候,将看到的是熟悉的出口,还是盘旋而下没有尽头的楼梯?

  林诗是个很漂亮的女孩子,白白的皮肤,大大的眼睛,还有在风中飘舞的秀发。大家都很喜欢她。当然林诗从小就知道自己很美,外婆在的时候常拿着一把精致的镜子给林诗看,说她很漂亮,后来外婆死了,镜子就留给了林诗。那就成了林诗的宝贝,她每天都要照个两三次。

  林诗慢慢长大了,她一直都是班里最讨人喜欢的女孩。后来班上转来一个很可爱的女孩子,这让林诗不高兴了好久,从此林诗的心思就花在了打扮上,而那个女孩也有意无意地和她比起来,林诗的成绩一落千丈,脾气也越来越坏,几乎每小时都要把镜子拿出来照照。林诗看到电视上的明星都那么耀眼,觉得自己也应该是那样的,于是她把每天午餐的钱都存起来用来买化妆品,晚饭也不吃了,说是要减肥,一米六的个子减成了八十几斤,好像一副骷髅。家里人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可每次说她的时候她总是以绝食来抗议,这样家里人也不敢再多说什么,怕她连早饭也不吃了。这两天林诗每天都很晚睡觉,一个人在房子里不知道干什么。

  这天,林诗的表姐住了过来,和林诗睡一个房间。表姐看林诗睡了自己也就睡了,可是睡不着就躺在床上想心事,这时忽然看见林诗坐了起来,借着月光看见她慢慢拿出一些东西,在脸上画着。姐姐睁大眼睛看着妹妹化的妆,很奇怪,红色的眼影,红色的眉毛,红色嘴唇,可是脸色却白得可怕,化好后林诗拿着镜子开始梳头,可头发却一根一根一撮一撮地往下掉。姐姐最终吓得叫了出来,林诗转过头看着表姐,嘿嘿一笑,说:“看见了吧,我的头发都掉了,怎么办呢?你是姐姐,就帮帮我吧。”

  “什么什么?”表姐这时早吓得说不出话来,林诗又是怪怪地笑:“我都是用黑猫的毛接在头上的,可是还是不好看。姐姐,你的给我吧。”说完就幽幽地走了过来,黑暗的房间里只听见姐姐的一声惨叫。

  大家都从睡梦中惊醒,来到林诗的房间,看见表姐用力抓着自己的头发,地上都是被抓下来的头发,满脸是血的姐姐看到家人来,忽然笑笑说,我的头发给了妹妹,你们看她多漂亮啊。可床上的林诗一动不动地躺在那里,人们过去一看,林诗早已死了,瘦瘦的脸上化满了红色的妆,头发因为没有营养都掉了,稀稀松松的,手上拿着外婆给她的镜子。

  原来林诗每天晚上都要照镜子打扮。老人都有个传说,说是晚上化妆打扮的都是鬼。林诗被送去了医院,医生说,这女孩死了有两三天了。大家都不知道林诗怎么死的,只是后来常听表姐一个人在夜晚对别人说:“晚上不要化妆,不要打扮,鬼才在晚上化妆呢。”

  小红和小蓝是一对形影不离的好朋友,小红是个胆小的女生,小蓝却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女生。

  一天晚上,小红的爸爸妈妈都出差去了外地,小红一个人在家,这可是搬新家以来第一次自己在家过夜,外面又下着大雨!“好恐怖呀……”小红越想越害怕。“不行,我要打电话叫小蓝过来陪我!”于是她拿起电话拨通了小蓝家的号码:“小蓝吗,我是小红,你今天晚上可不可以来我家陪我过夜?我爸妈都出差了不在家,我一个人好害怕啊!”说着说着都快哭出来了。小蓝先是犹豫了一下,随后说道:“好,没问题,你等着我吧,我一会儿就到!”放下电话小红立刻就感觉到轻松了许多,想着一会儿小蓝就会来陪她,心里真是高兴极了,接着把家里所有好吃的零食都找了出来,就坐在沙发上边看电视边等小蓝。

  时间过得很快,“咦,已经过了20多分钟了,怎么小蓝还没有到呢?”小蓝的家跟小红的家相距只有大概10分钟的路程,“按道理应该到了呀!”小红有点着急地想。“再等等吧,也许她车骑得慢吧。”小红这样安慰自己。时间又过去了快20分钟,小蓝还是没有来,小红又开始紧张起来了,刚才的喜悦已经被这40多分钟的等待所带来的新的恐惧淹没。“怎么回事呀?”小红实在是不敢想,不会是小蓝发生什么事了吧??!天哪,怎么办?“对了,我应该再给她家打个电话,问问她是不是已经出门了。”她拿起了电话筒正准备拨号,突然“当、当、当”,有人敲门!这么巧!敲门声把正准备打电话的小红吓了一跳,“一定是小蓝!”

  果然,打开门后,被雨浑身淋透了的小蓝进来了。“天哪,你怎么才来呢?我都担心死了、紧张死了!”小红看着小蓝,她的样子真是狼狈极了。“小蓝,真是抱歉,都是因为我害你淋了雨,快点让我给你擦擦干吧。”不一会儿,两个人就有说有笑了,一边看电视,一边吃零食,还不时地聊一聊今天在学校发生的事情。刚才还紧张害怕得坐立不安的小红好像完全变了一个人,真是好开心,好高兴呀!“这雨真大,小蓝,你都来了半个小时了还没有停呀,刚才我还真担心你呢!”“叮铃……”“咦,这么晚了怎么还有人打电话来?”她们开心的谈话被打断了。“一定是妈妈,她想知道我有没有贪玩不学习,嘻嘻……”说着拿起了电话筒,撒娇地说道:“喂,哪一位呀……”可是,这一次,她没有猜对,电话不是妈妈打来的,看她的表情就知道了。她瞪大了双眼,张大了嘴,脸色惨白地整个人呆在了那里……

  5、昨夜上网,朋友突然来敲我家窗户叫我出去玩~!正准备开窗说不去,才突然想

  6、午夜里,由噩梦中惊醒的我,看到哥哥坐在床边,轻轻地问我:“怎么了?”

  7、办公室的高层电梯只停15-30楼,在30楼工作的小F,一天加班到深夜后独自坐电

  展开全部1、办公楼的高层电梯只停15~30楼,在30楼工作的小F,一天加班到深夜后独自坐电梯下楼,电梯每层都停下开门,门外没人,最后,停在了14楼,门外一白衣女子说:「好挤哟,我也要进来......」

  2、毛毛我半夜走在医院地下室的走廊里,灯光昏暗。这时我面前出现一个姑娘的背影。她背对着我,最显眼的是她梳着的小辫儿。我喊住她,她慢慢的转过了头。。。还是只见到一个小辫子。

  3、一个住13楼的女孩回家晚了,电梯又坏了,就打手机让妈妈下楼接她,妈妈下来了和他一起上了楼,当她们一起走到 12楼时,女孩的电话响了,传出她妈很好声音:“闺女,妈妈下来了,你在哪啊?”

  4、开摩托接女朋友下班,夜有点凉,女友温柔的张开双手搂住我,忽然她摸我脸:冷吗?刚想接口,忽然发现腰际女友的手一直没离开,啊!

  5、昨夜上网,朋友突然来敲我家窗户叫我出去玩~!正准备开窗说不去了,才突然想起自己搬家了从1楼搬来10楼~那是谁敲窗。

  6、午夜里,由噩梦中惊醒的我,看到哥哥坐在床边,轻轻的问我:「怎麽了?」我说:「梦见一群抱著自己脑袋的鬼追我!」「是不是这样的?」说著,哥哥把他的头摘了下来。

  8、一人从车祸的现场走开,迎面有人拦住他:「hei!你的脚还在车上呢!」

  小孩生日,爸爸妈妈很开心, 于是帮他拍录像. 小孩在床上跳啊,跳啊...

  有一只沾满血的手抓着小孩的头发,一上一下,一上一下,最后把小孩往地上一丢

  一位医生在做完急诊后已是午夜,正准备回家。走到电梯门口,见一女护士,便一同乘电梯下楼,可电梯到了一楼还不停,一直向下。到了B3时,门开了,电梯门开了,一个小女孩出现在他们眼前,低着头说要搭电梯。医生见状急忙关上电梯门,护士奇怪地问:“为什么不让她上来。”医生说:“B3是我们医院的停尸房,医院给每个尸体的右手都绑了一根红丝带,她的右手,他的右手有一根红丝带……”护士听了,渐渐伸出右手,阴笑一声说:“是不是……这样的一根红绳啊?

  有一年登山社去登山,其中有一对感情很好的情侣在一起.当他们到山下准备攻峰时,天气突然转坏了,但是他们还是要执意的上山去.于是就留下那个女的看营地,可过了三天都没有看见他们回来.那个女的有点担心了,心想可能是因为天气的原因吧.等呀等呀,到了第七天,终于大家回来了,可是唯独她的男友没有回来.大家告诉她,在攻峰的第一天,她的男友就不幸死了!他们赶在头七回来,心想他可能会回来找她的.于是大家围成一个圈,把她放在中间,到了快十二点时,突然她的男友出现了还混身是血的一把抓住她就往外跑.他女朋友吓得哇哇大叫,极力挣扎,这时她男友告诉她....在攻峰的第一天就发生了山难!全部的人都死了只有他还活着........

  有一天,某位下班的朋友晚上回宿舍,在一楼按了电梯.他要上六楼,很幸运地,电梯一下子就了......他走了进去,里面空无一人,他走进去电梯马上就关上了....升啊.....升啊.....到了四楼的时候,电梯突然打开了.有两个人在外面探头探脑的,意思想要进来,可不知道为什么看了看又没有进来.电梯门又关上了,就在电梯门要关上的时候,我的朋友清楚的听到他们在说:

  有一个男生晚上要坐公车回家,可是因为他到站牌等的时候太晚了,他也不确定到底还有没有车....又不想走路.因为他家很远很偏僻,所以只好等着有没有末班车....等啊等啊....他正觉得应该没有车的时候,突然看见远处有一辆公车出现了....他很高兴的去拦车.一上车他发现这末班很怪,照理说最后一班车人应该不多,因为路线偏远,但是这台车却坐满了...只有一个空位,而且车上静悄悄地没有半个人说话.....他觉得有点诡异,可是仍然走向那个唯一的空位坐下来,那空位的旁边有个女的坐在那里,等他一坐下,那个女的就悄声对他说:你不应该坐这班车的,他觉得很奇怪,那个女人继续说:这班车,不是给活人坐的......你一上车,他们(比一比车上的人)就会抓你去当替死鬼的.他很害怕,可是又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结果那个女的对他说:没关系,我可以帮你逃出去.于是她就拖着他拉开窗户跳了下去,当他们跳的时候,他还听见车里的人大喊大叫着竟然让他跑了的声音..... 等他站稳时候,他发现他们站在一个荒凉的山坡,他松了一口气,连忙对那个女的道谢.那个女的却露出了奇怪的微笑:现在,没有人跟我抢了.......

  宁最近总是梦见同一个梦,梦里一个男人对她说:你来嘛,你来找我嘛,我等你.....终于,宁忍不住了,于是问他,:你是谁?我怎么才能找到你呢?男人说:明天中午12点在xx公园门口的站台上来找我,我这里有一颗痣.男人用手指着自己的下巴.醒来,宁匆匆找到自己的好友并把一切告诉好友,好友答应陪同她一起前往.中午11点55分两人在约定的地方等,却不见男人来,天气炎热,宁对好友说:太热了,我到对面买两支雪糕,你在这里等我.说完宁过街去了.就在这时,一辆车子冲了过来,一声惨叫......好友跑过来一看宁,已倒在血泊中.当打开车门准备把宁送到医院时,才发现这是一辆灵车,而车上的玻璃棺材中躺着个男人,男人的下巴有一颗痣.....好友恍然,看看自己的手表,现在的时间是12点整.再探探宁的呼吸,已经停止了.

  萧喜欢把手机放在写字间窗户的桌子上,阳光下,金属外表栩栩如生,煞是惹人喜爱,今天是平安夜.中午时萧收到了不少祝福的信息,他一一读来,时不时回复一条,然后如常般把手机搁在窗口的桌子上.开始忙碌.手机的声音再次响起,他嘴角色起一道弧线,无奈的摇摇头.办公室的同事忍不住和他开玩笑,又是第几号的女朋友给你发的短信啊.哪有?他拿起手机读到,后天晚上10点。什么乱七八糟的啊!同事凑过来,这并不是什么祝福的信息啊.可能是无聊的人开玩笑吧.萧索笑笑,继续写他的文件.第二天还是中午的时候,他又收到一条信息,内容与上次的居然有些连系,明天晚上10点萧索开始有些不耐烦了, 他按照那个号码拔了回去,想看看是谁和他胡闹.你好,你所拔叫的号是空号.....不会吧,他确认了一次信息号的号码再次拔过去,结果仍然是空号.也许是信息发过来的时候发生错误吧,他没有深想,决定对这个短信不再理睬.第三天,同样的时候,手机的短信照旧响起,萧索有些烦恼了.打开信息,天哪.今天晚上10点这几个字符映在眼里,他马上照那个号再次拔过去,你好,你拔叫的号是空号....机械的声音再次在电话那头响起,透着凉意.不可能的啊!萧索决定今天下班早早回家,可部门的经理却正好宣布,客户来电话通知,谈判时间改为明天早上,所以他所负责的文案必须要今天晚上做好,看来只好加班了.当然,几个短信不能影响工作的,再说这次项目,老总是非常看重的,企划部得力干将萧索是怎么也脱不掉的.最好的办法是,在10点之前把工作结束,7点过后,大厦里面的公司都陆陆续续的下班了,写字楼里安静下来.萧索要了份便当,匆匆吃了几口便全身心的投入到工作去,8点半,同事们都走了,只有他还一个人.他已顾不得任何事了,在电脑面前努力奋战着,直到手机的声音再次响起,又是短信!他心里一阵凉意,回头一看,还好,不是10点,而是正指9点,他松了一口气,打开手机.还有一个小时,又是那个奇怪的号码!天哪!到底是谁!萧索不禁开始想身边的每一个人,没有线索,算了,不是继续工作.早早离开为妙,索性关机, 萧索终于完成了文案.匆匆离开了这个地狱般的大厦,点燃一支烟,平静一下心情,穿过一条马路,当他走到中央时,手机突然响了,而且是死命的尖叫,天啊!不是已经关机了吗?萧索愣了一下,马上停下来脚步去找那个该死的手机,夜空划过一个尖锐刹车声,金属外表的手机在空中划了一个圆,落在一片血泊中.有个时间,永远停在了10点.

  在路边看到一个马尾辫的女孩面向墙蹲着在哭,走上前问她为什么哭,是不是有人欺负你了,回答说家里出了车祸,然后让她别太伤心并要送她回家,她说不用了因为你看到她的样子会害怕的,你说没关系的快起来我送你回家,然后她站了起来转过身面对你,你看到的还是一根马尾辫。。。

  我们上班所在的楼层除了我们的公司,还有其他一些公司,都是一些很小的部门,而我们一层楼只有一个卫生间.在走廓的尽头.卫生间只有两条路,前面是洗手台,门口有一面镜子.平时工作很忙,我们上卫生间的时候几乎是跑着去的,这天也一样,我匆匆冲进卫生间.有一道门是虚掩的,我能看到里面已经有一个人了,那个人并不认识.于是选择了旁边的那个,等到出来的时候,洗手台已经有一个长发的女孩在洗手.那是隔壁公司的女孩,我们在走廓遇到过很多次,虽然从没打过招呼,但也算是半个熟人了.她洗好手,拉开隔壁那格的门走了进去,咦?那格是有人的呀!难道刚才看到蹲在里面的......我没有多想,快步走了出去.过了一些时间,又是卫生间,我第二次看到了那个女人.那是个上了岁数的女人,一身黑色的棉衣,脸色蜡黄,整个脸都是浮肿的,我刚进去时就看到,她依然蹲在*窗户的那个格子里.看见我,居然露出的诡异的表情,啊!我尖叫一声,就冲了出去,正好撞到隔壁的那个女孩....你怎么了?她问到....有... 有鬼!我连气也喘不顺了,不是吧!她也吓得花容失色,千万别去*窗户的那一个格子!我紧张的告诉她,我不压其烦的对每一个唠叨.已经不再到那个格子了,我宁愿去楼下的公厕,然而就算是这样,我还是第三次看到了她!不是卫生间,而是走廓,她在人堆中跌跌撞撞的走,没有人注意到她,我顾不上淑女形像,大叫着冲进了办公室.怎么回事?经理如老虎般把我提到了走廓上,哪里?她居然还在?如此明目张胆?难道只有我能看见她?她...我指着那个黑色的棉衣...她? 她?她是这个楼的清洁工!最近大厦要求不止晚上清洁,早上也要清扫过道,所以你以前没见过她,我看你是发神经!经理恨恨得扔下我,快步走了回去,我晕!原来是虚惊一场,害得我每天跑几条街!终于可以放心的上卫生间了,解恨.刚进去,又遇到隔壁的那个女生,她冲我笑了笑,就出去了.卫生间的门口正对着那面镜子,出来的时候整了一下衣服,忽然想起那个好笑的误会,便想向她说一下,就转身叫她.天啊!我看到了什么?硕大的镜子里,我只看到了我而已,而转过头来看我的她,在镜子里压根什么也没有啊!我终于明白了,果然是个误会!那天的那个清洁工的确一直蹲在那间里啊,而那个女孩之所以可以进到里面去,因为她,她才是真正的鬼啊!

  许多学校多是乱葬岗或是刑场的后身,因此有许多恐怖的传闻流传在师生之间......位于高雄的一个小学,是一所校史相当长久的学样.有一排厕所座落在校区的最后方,除了一二年级的小朋友外,没有其它年级的师生使用....总是弥漫着一股阴森森的气息.而第三间厕所一直是深锁着的.一天下午,一个高年级的男生急着上大号,正好每间厕所都有人,他实在是忍不住了,就用力拉开第三间的门....说也奇怪,平常怎么拉也拉不开的门,但今天怎么....管他的,赶快解决再说....正当他松口气想大喊一声痛快时,底下忽然有一种冰冷的感觉....他猛然往下一看....天啊!一只枯瘦的手从下面伸出来,他大叫一声,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小刀往那只怪手上划了一刀之后,马上冲了出去,自此以后他再也不敢再踏进那间厕所一步.过了很久,这件事渐渐在那位高年级学生的脑中淡忘,有一天,他与三五个好友在那排厕所附近的篮球场打球,一个往反方向的球竟转个身飞进了厕所里.同学们怪他乱传,便叫他赶紧去把球捡回来.他嘴里咕哝着直进厕所.远远看见一个老婆婆拿着那个球从厕所走了出来,他小跑步到老婆婆那,想拿回那个球....好奇怪!老婆婆的脸始终没有抬起来过,但她手背上的刀痕吸引住了他的目光,他问:老婆婆,您的手背上怎么有刀痕啊.只见老婆婆缓缓地抬起头来,张大眼睛瞪着他,干笑两声后说:那是被你割的啊, 你忘了吗?语毕便张牙舞爪的向他扑去.他哇的大叫一声晕了过去.据说,那位高年级的同学经过那么一吓之后,变得有点痴呆,而那一排厕所不久后也拆除了.

  你喜欢吃鸡爪子吗?听我讲了这个故事后,你要还敢吃,我就服了你了.阿方是一个大排挡的老板,以前他的生意不是很好,但是自从得到了一位高人的指点后,他的生意一下子就红火起来了.特别是酱鸡爪,但他每天都唑是限量供应十份,谁来了也没的多.这可苦了我这个食客了,有时候去晚了,就没了,那一天我睡都睡不着,就为了那一碗鸡爪,这可是说出去都没有意思.而且他有一个怪毛病,他的厨房周围都是用黑布罩着的.没有人知道他是怎么做的菜的,最奇怪的是, 我从来也没有看见他向谁购过鸡爪,他也没有鸡.他的原料是怎么来的呢?那天我实在是忍不住了,就悄悄地躲在了他的屋顶上,掀开了屋瓦的一角,心想学到了我就自己做.我从细缝看到,那真是一辈子也忘不了的情景,我看到了只手.那是人手.还连在人的身上的手,不过已经不全了,那个人还活着,我看到他的脸在扭曲,但是叫不出来,他全身只是皮包骨头,可是手却是肉肉的,那只手是被钉在墙上的,灰黄色的,掺着一丝血丝,还在抖动着,这时外面有人叫一份鸡爪,只见阿方熟练地从那个手上斩下了一块,他飞快地剁着,然后下锅,加料...很快,一盘鸡爪就香喷喷的出锅了,阿方将它端了出去.这时,我发现他冲我这个方向笑了一下,咚!我吓得从上面掉了下来,掉进了阿方的厨房...

  一对夫妇平时总吵架,一次两人又吵起来,丈夫一怒之下杀害了妻子,然后把她的尸体埋在了后院子里.过了几天,男的觉得很奇怪,为什么这几天孩子都没有见到妈妈却一点也不问自己呢?于是有一天他就问孩子,这几天呵呵妈不在家,你怎么一点也不着急呢?孩子答到:我觉得好奇怪啊,为什么爸爸你这几天一直背着妈妈呢?

本文链接:http://enbiz.net/guigushi/450.html

相关推荐:

网友评论:

栏目分类

现金彩票 联系QQ:24498872301 邮箱:24498872301@qq.com

Copyright © 2002-2011 DEDECMS.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