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广告 1000x90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鬼故事 > 正文

泥坛文豪:阴阳师同人小说《斗技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时间:2019-03-16

  我在平安京的三年中,貌似只看过两回斗技,第一年是绝不看,因为没有斗鸡的练度和意思,那

  第一回是周年庆我刚刚满级的时候,当时一个朋友对我说,雨火般最厉害,你不去见见世面么?我想,斗鸡也是有意思的,而况在八段呢。于是都兴致勃勃地跑到什么直播,房间主播已经拿到一速了,屏幕上也早看到一排主播牛逼。我们点进去,几个红的绿的女人在我的眼前一顿操作,便又看见对面头上满是许多眩晕,再定神往下看,却见后面也都是眩晕,打了十几分钟,又有人对我发议论,我因为眼睛已经迷迷地困着了,用了心,才听到他是说“完蛋,高速老头脱控插旗了!”

  我们换个房间,一个黑晴明的寮友却来领我们到了顶端局,指出一个套路来。这所谓套路,原来是双拉双推,然而他那镰鼬比我的兔子要快了四五十速,他的日女雪比我的雪女要多了一百抵抗。我先是没有选出来的勇气,接着便联想到十几分钟的膀胱局,不由得毫无兴趣地走出了。

  换了许多房间,忽听得我的朋友的声音道,“究竟怎的?”我回过脸去,原来他也被一速搞烦了。他很诧异地说,“怎么总是先手,不反打?”我说,“朋友,对不起,我只练了国家队,并没有get到你的套路。”

  后来我每一想到,便很以为奇怪,似乎这斗技环境太不好,——否则便是我近来在斗技场上不适于生存了。

  第二回忘记了那一年,总之是崽战刚出而策划还没有作死。玩法是1000金币买一张赌券,可以到斗技的页面去观战,两边的演员多是知名玩家,最少也有三千多分。我买了一堆票,本是想着给活动一点面子,然而似乎又有好事家乘机对我说了些高端局不可不看的歪理。我于是忘了前几年被膀胱队恶心的经历,竟到首页局去了,但大约一半也因为重价购来的红白票,总得使用了才舒服。我打听得顶端局基本选人就定输赢,而打得上去的都是大佬,不做无谓的挣扎,便放了心,等到斗技的最后十分钟才去,谁料照例,全队都变了包子,还是不退,我只得把手机放在边上,看着嘴臭的弹幕刷过去。两边各两个阎魔,阎魔旁边有一个招财猪,我费尽思量,才疑惑是不是四个276+的招财阎魔,因为双方的镰鼬总是超不过去。然而我又不知道镰鼬是不是中速抵抗,就去问挤小在我的左边的一位玩家。他很看不起似的斜瞥了我一眼,说道,“弟弟!”我深愧浅陋而且粗疏,脸上一热,同时脑里也制出了决不再问的定章,于是看猪睡,看阎魔压,看镰鼬拉,看晴明疯狂刷盾,看四个镰鼬多动,看两个猪互相回血,从九点多到十点,从十点到十一点,从十一点到十一点半,从十一点半到十二点,——然而两个大佬竟还没有退。

  我向来没有这样忍耐的等待过什么事物,而况这眼前的弹幕的哗哗的嘴臭,这镰鼬的哈哈哈哈的多动语音,又没米袋的睡猪,加之以十二点,忽而使我醒悟到在这里不适于生存了。我同时便机械的点了退出,想干脆不看算了,又怕不退我红白票,大约那骂我弟弟的沙雕早开了另一个保姆号肝资源了。我后无回路,自然等而又等,终于快分了胜负。一频除了找食茨的丑火司机之外,几乎没有什么频红了,大晚上却还有十几个人在求勾协,别有一堆人狂发指点江山的弹幕,我想:他们大概是押了一套海景房吧,而死了镰鼬的大佬却还没有退……

  然而退出观战很清爽,真所谓“沁人心脾”,我在平安京遇着这样的好感觉,仿佛这是第一遭了。

  这一夜,就是我对于斗技告了别的一夜,此后再没有想到他,即使偶尔开了排位,我们也漠不相关,精神上早已一在天之南一在地之北了。

  但是前几天,我忽在无意之中看到一篇全民低保的攻略,可惜忘记了标题和作者,总之是关于斗技的。其中有一段,大意仿佛说,斗技就是拼一速,命中,抵抗,使玩家变成运气逼,很有碍于体验,但若在神仙打架的场合,远远的看起来,也自有他的风致。我当时觉着这正是说了在我意中而未曾想到的话,因为我确记得在观战看过很秀的斗技,到满级以后的连进两回直播间,也许还是受了那时的影响哩。可惜我不知道怎么一来,竟将两边的ID忘却了。

  至于我看神仙斗技的时候,却实在已经是“远哉遥遥”的了,其时恐怕我还不过三四十级。

  我们萌新的习惯,本来是凡有喜欢的式神,倘自己还未满级,抽到了便大抵拿去觉醒。那时我的头发虽然还茂密,但肝狗粮也已消耗了些体力,所以抽到新卡便不能随时的觉醒了,只得在跟别人组队的时候,拉视角去看看效果,这时我便每次跟了我的好友去他的亲友寮。那也不是顺位寮,是一个不必功勋保底,极休闲的的小寮;寮里的人不满一百个,随意突破,打麒麟,每周只发几次寮包。但在我是乐土:因为我在这里不但得到碎片,又可以免被喷“斗技不到1400周日秒踢”了。

  和我一同玩的是许多闲人,因为有了萌新,他们也都从会长那里得了减少突突的许可,找我组队。在小寮里,一个人的基友,几乎也就是公共的。我们年纪都相仿,但论起氪度来,他们却至少是大氪,有几个还是巨氪,因为他们都有寮群,互动也很多。然而我们是朋友,即使偶尔吵闹起来,喷了巨氪,一寮的大大小小,也决没有一个会想出“踢人”这两个字来,虽然他们也百分之九十九招不到新成员。

  我们每天的事情大概是刷魂十,各出三个姑获鸟,乘客出山兔打火机。山兔的AI是很蠢的,第二轮就开始套圈了,所以要手动标记保证一轮把蛇秒掉。这标记照例是归我点的。其次便是一同去打麒麟,但或者因为练度不高的缘故罢,麒麟一个大就能把我的输出秒了,因此我也总不敢带少了奶,只好拿国家队慢慢磨。这时候,寮友们便不再夸我会在寮频里发骚话,却全都嘲笑起来了。

  至于我在那里所第一盼望的,却是到寮群去看巨氪寮友斗技。寮里的巨氪不是一般的练度变态,我们寮太小,一般也找不到什么神仙,一个月也升不了几个六星,就是一群戳式神的。当时我并不想到他们为什么每周要看巨氪斗技。现在想,那也不至于跪舔,算是铁基友的真爱了。

  就在我升五十级时候的这下,这旁观斗技也看着等到了。不料这一天真可惜,在早上就喊不到巨氪。只有几个副会上了一会,决没有十个人在线。其余的都是萌新,打不了;央人到寮群去问,也没有,早都出门当现充了。我有点蛋疼,怪大家不早排时间,絮叨起来。会长便宽慰,说我们低分的斗技比八段的舒服得多,反正巨氪又不是退寮,今天就算了。只有我觉得有点扫兴,好友却竭力的嘱咐我,说万不能多讲骚话,怕会招巨氪们不爽退寮了,又不好私聊去问,说是除了游戏里也不太熟。

  总之,是完了。到中午,其他寮友们都上线了,斗技已经开始了,我似乎听到巨氪们当现充的声音,而且知道他们在回来后要氪周末礼包。

  这一天我不突突,麒麟也团灭。好友很为难,没有法子想。到晚上时候,会长也终于觉察了,并且说我应当不高兴,他们太怠慢,是py的礼数里从来没有的。吃饭之后,斗过技的寮友们也都聚拢来了,高高兴兴的来吹水。只有我不开口;他们都叹息而且表同情。忽然间,一个最聪明的副会大悟似的提议了,他说,“斗技?寮里的脏逼们不是上线了么?”十几个别的寮友也大悟,立刻撺掇起来,说可以找两个套路多的秃子来切磋。我高兴了。然而会长又怕都没御魂,打不起来;好友又说今天如果不打,大家平时全有工作,要上线搞活动,是凑不到人的。在这迟疑之中,副会可又看出底细来了,便又大声的说道,“我写包票!套路骚;这位朋友又喜欢讲骚话;我们又都是爱起哄的!”

  诚然!这十多个寮友,委实没有一个不会起哄的,而且两三个还是讲骚话的好手。

  我的很重的心忽而轻松了,身体也似乎舒展到说不出的大。一上线,便望见几位点子王蹭蹭也上了线,大家拉了个直播间,副会发了地址,拉了我们几个进来,其他的都和我抢麦语音,练度高一点的聊起套路。会长送出来吩咐“别说骚话被禁言”的时候,我们已经飙起车,开了录屏,两位秃子着手配起阵容。于是选了两个脸狐,一边一个,带的地藏,有爆笑的,有嚎的,每边带着四个奶,在谁也打不死谁的阵容中,脸狐大战开始了。

  两边的椒图和老头的铁三角所撑起来的场子,无论怎么欧的突突都没什么伤害;两个脸狐便疯狂在这狗链前互突。蓝色的的起伏的风刃,仿佛是策划的暗改的结晶似的,都没有一次超过四下,但我却还以为脸黑。他们欧了两三次,渐望见几个黄字,而且似乎看到血条下去了,还有点盼头,料想便是一边要输了,但或者也许又能奶回来。

  这时巨氪们都到家,不久就上线,果然是神仙打架,大家都猜不到怎么配的,比那些主播的套路还要脏。其实我们这寮的巨佬们,本也可能打算和顺位寮的顶端玩家在一处,又可能别人寮并没有空位呢……

  在等换御魂的匆忙中,看见巨氪有一个穿白衣服的兄贵式神的头上戴着高帽,拿着扇子。副会说,那就是有名的SP咸鱼王,能隔着白藏主秒肉队,他在正式服更新后认真脑测过的。

  我们便都挤在房间上看切磋,但那咸鱼王却又并不急着开大,只有几个驱散解控的式神在苟,等了一阵,保健堆起来了,接着甩出一个疾风来,上上下下的无事发生。副会说,“今天修复了小白,咸鱼王也改废了,哪个策划肯让玩家白嫖超模式神呢?”我相信这话对,因为改版后的咸鱼根本吞不死人,这些氪佬为了打出秒人的效果,全是超星,往三百爆伤去了,以前吞不死的站着的不过是三块生命的辉夜和拉不出来的椒图队。白藏主的那些队友的血固然不少,然而他们也多堆速度,多半是拿来拉条、反控和奶的。所以简直可以算半个脆皮。

  然而我的意思却也并不在乎看咸鱼王秒人。我最愿意看的是一个斯文汉子佩着好几把刀,身边靠着一只冒着热气的肌肉胳膊,其次是长了对鹿角,又不穿裤子的小姐姐。但是打了好几场都不见,镰鼬虽然登场得不少,但立刻对着拍出来一个大长腿的阿姨,把三兄弟压下去了。我肝得有些起劲,托副会买buff去。他上线看了看,回来说:“勋章不够了。今晚突突没打完。日里倒有,我还肝了一会呢。你不如去打几个结界来拿勋章罢。”

  我不突突,支撑着仍然看,也说不出见了些什么套路,只觉得巨氪的玩法都渐渐的有些神奇了,那阵容都看不出谁是输出,似乎全员六星的,再没有什么练度高低。偶尔五星的几个都是群控,基本不用怎么掉血。忽而一个红衫的大姐被系在草人上,给一个忽男忽女的高大青年用冲天炮仗给秒了,大家才又振作精神的笑着看。在这一夜里,我以为这实在要算是最好的一局。

  然而凤凰火终于登场了。凤凰火本来是我所最怕的式神,尤其是怕她无限晕的膀胱局。这时候,看见大家也都很扫兴,才知道他们的意见是和我一致的。那凤凰火当初还只是规规矩矩地晕人,后来竟在一轮行动里暴击了好几次,无限触发招财。我很傻眼;副会他们却就破口喃喃的骂超模。我忍耐的等着,许多工夫,只见那对面的椒图头上冒了个绿油油的图标,我以为就要中返魂香了,不料凤凰火却又因为暴击动了一次,仍旧砸大。寮里几个人不住的吁气,其余的也打起哈欠来。副会终于熬不住了,说道,怕这两个逼会打到天明还不完,还是我们走的好罢。大家立刻都赞成,和建房间时候一样踊跃,三四人退出直播,上了线,点了签到,领完工资,发完悬赏,骂着膀胱局,又开突突打起来了。

  买的月卡还没有发工资,仿佛切磋也并不很久似的,而一出直播间,签文又写得格外的扯淡。我疑心凤凰火已经被反控了,但也不好意思说再回去看。

  离突破结束还有百分之十几,打的人却慢了,都说很疲乏,因为看膀胱局,而且许久没有分胜负。这回想出来的是肝帝,说是最近概率up,我们可以找几个仓鼠在寮频里抽一点卡。大家都赞成;寮里的仓鼠,每个都有大几万的勾玉。

  “阿阿,肝帝,这边是你的保姆号,这边是我的号,我们抽那一边的呢?”副会先去开大号了,在寮群里说。

  肝帝一面换号,一面说道,“且慢,让我来看一看罢,”他于是往来的上线了几回,在游戏里说道,“抽我这个罢,我这个囤得多呢。”一声答应,大家便在肝帝的保姆号里,各抽了一次十连。副会以为再多抽,倘给肝帝的CP知道是要哭骂的,于是各人便到巨氪的小号里又各抽了几发。

  不久新一轮对弈竞猜开始了,便任凭抽的式神放在仓里,都围起来猜哪边会赢。下完大注,又买金币,一面等结果。副会所虑的是用了巨氪小号上的勾玉,这老现充精明得很,一定要知道,会说骚话的。然而大家议论之后,归结是不怕。他如果说骚话,我们便要他下周再来打一晚上斗技,而且当面叫他“跨界鸽王。

  我向寮里一望,倏地上线了一个人,却是我的好友,副会便是对他吹着逼。好友颇有些生气,说都嗨到抽十连了,怎么特么的不叫他?但也就高兴了,笑着邀大家去做寮30。

  大家都说已经看了斗技,又抽了卡,不如及早修仙的好,打完突破就各自下线了。

  第二天,我向午才上线,并没有听到什么关系巨氪勾玉事件的纠葛,下午仍然去刷御魂。

  副会,你们这群脏逼,昨天抽了我的卡了罢?又偏挑概率up,差点断了我的大非。”我点开看时,是巨氪双开大小号,做寮30来了。

  “是的。我们抽了点。我们当初还不想开你的号呢。你看,你把我的鸩都有抽没了!”副会说。

  巨氪看见我上线,便停了骚话,笑道,“抽卡?——这倒没什么。”于是对我说,“老哥,昨天的抽卡可欧么?”

  不料巨佬竟非常感激起来,将骚话表情包不断地发,得意的说道,“这真是顺位寮里出来的懂套路的人才识货!我的凤凰火是带暴击的,臭弟弟们不识好歹,还说我的套路比不上别人的呢。我今天也要打两把神仙战报给大家装装逼……”他于是配御魂去了。

  待到好友叫我一起肝狗粮的时候,邮件便有一大堆七七八八的式神碎片,就是巨佬砸百鬼给给我的。听说他还对好友极口夸奖我,说“刚玩不久意识就这么骚,将来一定是登顶大佬。臭弟弟,你的基友是可以抱大腿的了”。但我又抽了几发蓝票,却并没有昨夜的运气那么欧

  真的,一直到现在,我实在再没有抽过那夜似的欧气,——也不再看到那夜似的天秀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本文链接:http://enbiz.net/guigushi/610.html

相关文章:

相关推荐:

网友评论:

栏目分类

现金彩票 联系QQ:24498872301 邮箱:24498872301@qq.com

Copyright © 2002-2011 DEDECMS.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