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广告 1000x90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 > 正文

黄石文坛]吕永超的散文《二道河上空的月亮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时间:2019-03-07

  吕永超,生于武穴市梅川镇一个叫小金冲的村庄里,像坡上的芒草在那里自由自在、无拘无束地生长17年。后求学、工作,远离家乡,常常思念,闲暇写点文字聊以慰藉。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现供职黄石文联。

  大巴车抵达延边朝鲜族自治州安图县南部的二道白河镇山江酒店,大概是9月22日下午5:40。这里与我们那儿时差大略一个钟头。这个时段已是傍晚,秋风袅袅,寒意阵阵。下车猛抬头,一泓皓月悬在二道白河上空,如浴如洗,纤尘不染,宁静而温婉。

  我们交流采风团领队高晓晖先生,以评论家精准的眼光,发现了这轮安顿灵魂的月亮,拍下了美妙的瞬间。受其影响,我和另外几位团员,如法炮制。

  湖北作家代表团赴辽宁吉林延边交流采风的主题是“地域文化与散文创作”。主题深广,行程紧密。在沈阳,散文创作强省的辽宁作家谦称,东北文化的坚硬,使历史或现实在本地散文作家笔下再现的也是阳刚、铿锵、步履沉重;在延边,深受中国、韩国、朝鲜散文影响的朝鲜族作家直言,面对南北分治的地域现状,他们更喜欢林语堂的散文风格,以自我为中心、以闲适为笔调,抒发内心感受。他们讲的都有道理。

  我记下他们的要点,并一直琢磨,怎样用最简单的句子表达“地域文化与散文创作”?

  其实,文学的地域性,是一个基本的事实。《文心雕龙》称北方的《诗经》“辞约而旨丰”,“事信而不诞”;而南方的《楚辞》则“瑰诡而惠巧”,“耀艳而深华”,明确提及地域与文学的关系。唐代魏徵在《隋书•文学传序》中,对南北朝时期南方和北方文风的殊异作了有趣的比较:江左宫商发越,贵于清绮;河朔词义贞刚,重乎气质。气质则理胜其词,清绮则文过其意。理深者便于时用,文华者宜于咏歌。此其南北词人得失之大较也。他已经注意到地域特点参与文学风格的形成了。国外也有类似的例证:法国19世纪文学史家丹纳在《英国文学史》引言中,把地理环境与种族、时代并列,作为决定文学的三大因素。把文学样式、风格的生成与地域条件相关连,从考察地域与文学的关系,去揭示文学生存与发展的某种客观真理,至少是一个值得重视的视角。

  9月26日,是返程的日子。我们早早地来到长春龙嘉国际机场,匆忙办理完一切登机手续,进入候机厅。看看时间,离登机还有几个小时。秋阳从窗户漏进来,在身上涂抹着明暗比对的光斑。我们坐在椅子上,几乎都低头翻看手机。我一遍一遍地浏览手机图库,借助拍摄的照片,回望这一路走来的过往,目光却总在二道白河山江酒店前拍摄的那张有月亮作背景的照片前生根。

  千江有水千江月,万里无云万里天。二道白河上空的月亮,皎洁清亮,暗影清晰,几乎可以分辨出桂花树和一角飞檐,还可找到玉兔的身影。真正的美景,不是让我尖叫,而是让我平静。生命中需要更多的美,让我的灵魂平静。

  平静能产生很多别样的感受。忽然觉得,“地域文化与散文创作”可否用“月光”来比拟?

  地域文化相对于博大精深的煌煌中华文化而言,它就是月光;散文相对于最具文学特质也是最古老文学样式的诗歌、拥有完整布局、发展及主题的小说,以语言、动作、舞蹈、音乐等形式达到叙事目的的舞台表演艺术戏剧,它同样是月光。不同的地域文化既各具特色,各领风骚,又相互影响,相互融合,铺就了广褒无垠的中华文化大地,支撑起坚实巍峨的中华文化大厦。散文作为从中国大地上成长起来的艺术之花,以其独具的文化魅力和对这片神奇土地的言说方式,成为文学百花园中的一朵奇葩。作家们手中的笔似乎蓄积地域文化最质朴本真的东西,因而流淌出来的如月光一样文字,均闪烁着温情的、民间的、性灵的光泽,一点点复原了人们的原始记忆。

  我曾在有月亮的晚上,读前苏联著名作家鲍里斯•波列伏伊的短篇小说《我们——苏联人》,“她有一个约定俗成的名字——小白桦。我不知道这个名字是怎么出现的,但很难挑选一个比她更好的。这些女侦察兵,确实像柔软、洁白、苗条和灵活的小白桦。”读完后抬头探望窗外的月亮,她静静地朗照,满身散发的是文艺气息,一瞬间我想到雪肤高挑的女侦察兵和一片白桦林。

  后来接触到《在莫斯科郊外的晚上》那些俄罗斯老歌,悠扬抒情的男女中音,由怀旧的手风琴伴奏,每一个飘荡出来的音符,都带着伏特加酒特有的醇香和白桦树历练岁月的馨香,在月影婆娑的夜晚更让我迷醉、沉浸。

  多年前,一个叫朴树的歌手演绎了一首《白桦林》的曲子,“静静的村庄飘着白的雪,阴霾的天空下鸽子飞翔,白桦树刻着那两个名字,他们发誓相爱用尽这一生……长长的路呀就要到尽头,那姑娘已经是白发苍苍,她时常听他在枕边呼唤,‘来吧亲爱的来这片白桦林’,在死的时候她喃喃地说,‘我来了等着我在那片白桦林’。”朴实的歌词诉说着凄美的爱情故事,低回的旋律伴着静寂、无暇的月光,飘荡着淡淡的忧伤。

  这些砰然心动的感受,不是在二道白河生发的。这无关紧要,紧要的是婵娟千里共。在湖北黄石的团城山,在吉林延边的二道白河,共有一个蓝天,同享一轮明月,因了层层叠叠的白桦林,一个外表粗粝的男人心里,在月光落地的声响中,划过的是一样的咏叹。

  我虔诚地站立在白桦林面前,她们一片又一片,幽深而连绵不断。我不能简单地用卓然静立、玉树临风来形容她们。万物如同硬币两面,都有刚、柔之分,白桦树单就那环绕周身的柔和的银色光芒,在天地间氤氲流转,该有几多柔美、几多温情。

  我走进她们当中。我能感觉到她们的呼吸、窃笑、私语。我知道,她们此时正在打量着我这个远道而来的、冒冒失失的赴约者。我和她们前生有缘,今世有约。此时,多么希望从白桦林深处走出一个红衣女子,被一个男子牵着,咯咯的笑,挣脱小手跑着跳着,还不时地环抱着白桦树干,仰着头,披撒瀑布乌发,傻傻地望着枝桠、叶子和蓝天。当这个男子从背后环抱她的时候,她扭捏了一下,只一下,就转身扑进男人的怀里,捶打对方,脸红得像花楸……

  我叔当年在这里当兵守边关,我婶是长白山土生土长的妹子。我叔在白桦树皮上写下了俄罗斯诗人叶赛宁《我记得》中的一小节:“我记得那些秋夜,白桦叶簌簌响;愿白昼变得短暂,愿月光照得时间更长。”并附上自己的叩机号码,放进白桦林里。

  叔说,那时部队生活单调,受漂流瓶的启发,希望以这种浪漫的方式,结交朋友。在等待叩机的夜晚,营房上空挂着和二道白河上空一样的月亮,他用口琴一遍又一遍吹奏俄罗斯民歌《白桦林》,这深深浅浅的吟唱,沿着白桦林树梢幸福的弧度,深情地逶迤到远方。

  月在月光中走,风在风天里行。远方有了回音。三天以后,20岁的她发现了这张桦树皮,就用卞之琳《断章》中两句给我叔回复:“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你装饰了别人的梦。”

  后面的故事,用不着我用语言做数字,编写红尘最幸福的密码。我只消昂起头来看看月亮,有关白桦林间的爱情,就是把她瓜熟蒂落为我婶了……

  静静的白桦林,我不知道她们接纳了多少寻梦的人。一个人一辈子,灵魂和躯体,总有一个在路上。画家寻找色彩,诗人寻找灵感,摄影家寻找光影。我寻找什么?

  寻找白桦树的眼睛,或渺远或专注、或含笑或肃然,穿透风雨的阻隔、岁月的迷雾,永不疲倦地凝视,也仿佛在永不疲倦地等待。我来,或者不来,都不能改变她们的凝视。

  月光,是月亮对大地的凝视;同情,是善良对不幸的凝视;快乐,是幸福对真情的凝视;回忆,是现在对昔日的凝视。大爱,是白桦林对苍生的凝视!

  交流采风结束的总结会上,一位著名作家坦诚地说,一个作家不能缺失同情弱者的情怀。这句话我将终身铭记。

  我们这个时代,大家都在拼搏、奋斗、追求,但最后觉得内心要回荡着一种柔软的东西。文学在表达这些东西的时候,特别能彰显求真、求善的人格力量。这是一种文化,不是一种道德标准。恰恰就是在这样一个文化当中,特别能体现文学的品质和本质。现实主义文学,它和弱者息息相通。

  我又想到二道白河上空的月亮。与太阳相比,她那种柔软的生命状态,本身就是这种情怀;她用清辉抚摸我的时候,我所理解或喜爱的东西,就随着她一同照进心里,让我身心安顿。

本文链接:http://enbiz.net/sanwen/5.html

相关推荐:

网友评论:

栏目分类

现金彩票 联系QQ:24498872301 邮箱:24498872301@qq.com

Copyright © 2002-2011 DEDECMS.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

Top